舞牛筆記

關於部落格
山海天地‧單車狂想
  • 1174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那悠遠的

 
一條老街,承載曾經鮮活的生活片刻;一張張臉孔,隨著眼前逐漸封存、湮沒的舊物,零星但真切的浮現。
童年相互追逐嬉戲的情景,大人們倚坐門廊閒聊的話語,還有至今想起仍令人傷感的左鄰右舍,彷彿一層密不透氣的膜,隱約包覆著你,讓你開始微微喘不過來…

只要回老家,都會不由自主地,帶著怯生的心情穿過暗巷,探頭看看這條童年所在的街道。不確定是為了緬懷過去,還是無意識地想證實自己曾有過的生命記憶,一踏進這裡,總會貪婪地搜尋熟悉的事物。明知,很多人已逝,很多事物已不再。即使碰巧看見,也不會有失物失而復得的欣喜;反而更像無意間磨開了舊傷疤,心緒隱隱作痛,酸楚難抑了。

窗外這個只露出頭形的身影,我再熟悉不過。那是我童年生活裡佔有一蓆之地的鄰居---雜貨店陳嬸最小的兒子。一出生便是個唐氏症兒童,小我六歲,隱約聽得懂簡單對話,也能含糊地說幾句只有熟人才懂的碎語。小時候常一起玩耍,也常成為正常小孩欺負、嘲弄的對象。如今回想,那些行為其實並非出於惡意,而是素樸自然、未經教育引導的互動模式。阿慶就在這種既被接受又遭受排擠的環境中長大,一點一滴適應這個村落框限的小社會。當其他人漸漸長大、變老,離鄉背井或謝世,這個長不大的孩子,獨自留守童年陣地,跟著日子靜靜轉動。我約略可以想像那一成不變的坐息。不過,今天除了窗外的身形,還看見了別的---兩隻轉過來探察陌生腳步聲的小貓。靈動、溫順、悄無聲息的生命,正合適伴著阿慶過日子。

生命是一條寧靜的長河,這是年輕時跳過的一支舞。
曾經也是悉達多擺渡行旅,最後又終老的那條河,
如今也在我眼前流動著…

 
 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