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山海天地‧單車狂想
  • 1187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春日,你來到七賢河灘

 去年洪水沖積的沙地上多了近期疏濬防洪的石堤,多雨的春日將較低的沙地覆上一層晶亮的靑苔,放眼望去,整個河灘這裡一片黃綠,那裡一片青綠,再遠一點兒是一片褐綠,都是雨水、節氣留下的痕跡,幾個月前留下的輪跡,此刻已經退去體熱與氣息,沈入沙裡,埋進時間的芥蘚地衣裡了。

他們還在進行疏濬呢!灘上沿著河道旁插著標定地界的旗子,鮮紅的布條,像是此呼彼應的篝火狼煙,往葫蘆堵的方向傳遞烽火訊息:人,來了!  大河的水被集中管理,往人工開鑿的河道奔流,看著波浪急切地拍打著高聳直切的灘壁,你知道這老小子不太情願被束縛,逕自牽動河底石礫,高聲抗議。呵!我可樂著了!沒了水的原河道,成了淺灘,是老天爺的賞賜,他老人家變出個新遊戲場,讓你姿意遊走。你也真認真地掌握眼前機緣,在泥與沙中流動,在石與木上輕彈,偶爾停佇遠眺群山,回頭搜尋沒入光影流水的輪痕,南面的沙石場確定仍在運轉,石頭被輾成砂粒的聲響確認了你已迷濛不清的視力。你在!你在!此刻,你在地表某個被人遺忘,但有野狗漫遊,棕沙燕築巢,雲雀徘徊啁囀之地。

剛下班的怪手主人和工頭被這名從河灘礫石騎來的人吸引,忍不住問了個問題。這問題我曾在十幾年前的小礁溪河床被問過。那時颱風剛過,小礁溪河道被土石流掩覆,巨石、泥砂、漂流木交錯橫陳,我才接觸登山車不久,非常著迷於這種原始地形,喜歡跨越障礙的挑戰。我從上遊往下騎行,人與車在石堆中起伏前進,剛好有人來堪察災情,見到眼前的情景,一人問另一人: 那人騎的是什麼車?看起來像腳踏車,可是不可能在這種地方騎呀!另一人也語帶困惑的說,應該是摩托車吧…等我騎上馬路,經過他們時,看到一對面露驚奇的臉龐,沒等他們發問,我人已揚長而去(現在想來,當時太驕傲了!)。呵呵!今天,我又被這名工頭問到相同的問題:你騎的是什麼車?不同的是,我停了下來,讓他們有機會仔細看車,問想問的問題,一次解決他們心中的疑惑。我以為經過十幾年後,單山車應該已經非常普及。很訝異會聽到這位五十出頭的男子說,他從來不知道有這種能遊走河灘的腳踏車。我尋思:人們的生活領域如此龐雜,關切的事物如此不同,進入心識的緣與業差異如此之大!

河灘上那一叢叢像串令的黃色野花,你若無心欣賞,即使擦身而過,也不會進入你的眼簾…。

回頭,沿著疏濬的爛泥路騎,隨機騰躍,隨性遊走。此刻,你想像自己是隻沙燕,在這片春日的河灘上飛行。不過,你已看不到那群冬日駐紮在此,在沙壁上鑿洞築巢,取妻生子的棕沙燕了。牠們,現在在哪兒呢?

半空中吱吱啁鳴的雲雀,你們能告訴我嗎?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