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牛筆記

關於部落格
山海天地‧單車狂想
  • 1178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難以言喻的一刻---雲門四十週年

     星期五,我那班慷慨的學生知道我的行程,允許我提前十分鐘下課回家。迅速地換裝用餐出門,七點即抵達信義快速道路,卻在隧道內塞車,足足耗掉二十分鐘才將車子停進市府地下停車場。走上樓梯,一輛計程車湊巧讓客人下了車,讓我們攔下衝往戲劇院,趕在開演前一分鐘取票入座。

     身旁坐著往日一起在舞台上揮汗舞動的朋友,台上是我眼中熱力永不消退的強力發電機林老師,正以感性、堅定、謙卑的語調向劇院和全國六縣市(包括宜蘭羅東的文化工場!)同步直播的觀眾講述雲門的過往、現況與未來展望,接著是經典舞作回顧和引人共鳴的民眾對雲門戶外演出的回應,現場觀眾笑聲不斷,恐怕還能擠出幾滴喜悅的眼淚。

     看著年輕的舞者演出《稻禾》世界首演,每一個身段、影像都能觸動你腦海裡過往的記憶,有時竟至於出現新舊兩代舞者同時在眼前舉手投足的幻影!你不時地陷入過去,喚出那些多年來已淹沒在人世之海裡的人影,他們或仍停留在年輕漂亮的歲月,或走出了相框,戴上二十幾年的歲月娤扮,以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和你照面、交談。二十年是一堵牆,一條河,一把刀,把我們的世界切割、分隔、拉扯。相同的是林老師作品流露的深情、叢影、氣韻,不同的是大家臉上多出了線條,身上裹著某種無法言語的薄膜,柔韌細微的難以穿透的防水塗料…。我忍不住向前給林老師一個熊抱,「什麼時候回來跳舞?」緊抱著老師時,聽到他這麼問。我笑著回應「回不去了…」。

    其實,我每年都會重回舞團一次,走進八里排練場,上曼菲老師和Ross的課,在翼幕旁窺探阿姬老師獨舞,學黑皮獨特的呼吸大法,聽靜君耳提面命,和志文討論克里希那穆提,和汪汪、超群打屁,偷偷讚歎義芳的舞技,聽蔣勳老師生動的文藝復興專題…然後站在翼幕後面,等著cue點出場,只是不知為什麼總在關鍵的一刻出錯,若非沒跟上拍子,就是忘了動作…驚恐失望之際睜開雙眼,不禁笑自己癡,這不都是一場夢?---可年年都要做上一回的夢。

    1991,雲門復出,我在人山人海的戲劇院戶外,看著舞台上一群舞藝高超的年輕人跳《我的鄉愁‧我的歌》,看曼菲老師不斷旋轉的身影,我的世界因而改變。隔年,我加入雲門,當了一年職業舞者,那是我這輩子至今最美好的回憶之一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