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山海天地‧單車狂想
  • 1187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In Search of Singletracks

         近日有時間重拾探索,接續前陣子永樂、永春山徑之行。將武荖坑、慈惠寺、照安山谷、安平坑、大伯爺坑、四方林各地的高壓電塔保修山徑細細探查,發現這些維修路線被工作人員維護得相當完善。有些路線是新近開通,簡直是完美的單線林道,舊路線則逐漸回歸自然,留下蝕溝斜坡與裸露的樹根,極具挑戰性。
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蕃薯山
        武荖坑到慈惠寺之間的蕃薯山徑以雙線林道為主,間有單線維修山徑通電塔。探騎當日天雨,山中雲霧繚繞,騎上制高點後,選了一條南向單線探查。路徑屬舊式人工開鑿,路面狹窄傾斜。僅適合徒步。回程撿北向岔路,路面長期遭雨水侵蝕,礫石裸露散罝,蝕溝如巨蟒一路盤繞而下,下坡添了不少樂趣。半山腰再遇岔路,選三組一式鐵電桿路線下山,坡度較陡,路徑無一處直線,對技術操控是絕佳的測試。


 

          照安山谷越嶺
        次日從照安山谷尋路。初次造訪,多了份陌生的新鮮感,踩起踏板特別輕快,遇到閒坐路旁聊天的兩位老者,都主動微笑招呼了呢!  在山谷右側遇到一條黃土路,繞著山腹陡升,心想: 這是這條,錯不了! 隨即一股作氣,直奔而上。埋頭踩踏,調整呼吸,山谷房舍漸漸映入眼簾,上升的坡度卻是有增無已。爬坡,是登山車成其為登山車的主因。爬坡,令人既愛又恨。愛它的絕對,也恨它的絕對。愛它,因為你能征服,以精煉的技巧、體能和意志攻克山頭;恨它,因為永無止境:就在你竭盡心力以為就此騎上最後一坡時,轉個彎,眼前又現一坡,更長更陡,讓你頓時天旋地轉,陷入痛苦的深淵。愛恨交織的當下,若無法挺住,雙腳落地,便有功虧一簣,久戰敗北的悵恨無奈;若能咬牙攻克難關,即使無人見證,也會有英雄凱歸,志得意滿的激越豪情。我在遇見第一個鐵塔前的陡坡,經歷了一回這樣的絕對,失敗一次後,調整坐姿和檔位,才成功騎上丘頂,而奮力騎上來的獎賞便是漂亮的風景。



鐵塔一角有條山徑深入林中,這才是我咬牙揮汗的真正目的。一條寬度不及一米,覆著落葉碎石的黃土小徑,偶爾還能看見獮猴留下的糞土,不時還得穿過攔路的蜘蛛網,路徑忽上忽下,間有急轉凹坑,時而樹根盤結,時而滑溜傾斜,此際,你的感官全開,精神亢奮,為了迎接眼前的未知風景而雀躍。推上林中空地,跨過橫倒木,騎了一段急下坡,扛過攀附山壁的之字形窄徑,穿過溪澗,再攀上長滿苔綠的壘石,定睛一看,天光乍開,路徑變寬,另一座鐵塔基座正立在枝繁葉茂的綠林盡頭!接著又是寬闊的雙線林道,騎了半晌,撇見安平坑/大伯爺山谷,知道是下山的路,捨不得方才走過的林中小徑,於是決定折返,細細地,專注地,心滿意足地品味這條輕靈的林中瑰寶,汲取越野車手渴求的養分,一溜煙即回到照安山下。






     
          安平坑山徑
         隔了一週,再度來到安平坑,左闖右繞,沿著小路騎進一處重型機械廠,惹惱了看家的外籍人士,聽到咒罵聲,我騎到他跟前說明來意,只得到詞不達意的回覆,回頭繼續我的旅程。再走一條荒草掩徑的泥路,騎向山邊,路底有塊規模不大的耕地,長滿及肩的芒草,角落藏著一棟小屋,屋頂傾塌,四壁蕭然,顯然已經廢棄多時。折返,過橋,有岔路,先取右,騎向大伯爺坑,這裡的果園整理得相當清爽,山邊有房舍,路徑止於山凹。回到橋頭,直走,往南爬上山丘,再遇岔路,先取右,是條不到三百公尺的產業道路,止於野溪,有蓮霧園。回頭再走另一岔路,呈之字陡上,常年被密林遮擋,相當溼滑,對腿力和爬坡技巧是個不小的考驗。騎到半途才確認這條就是照安通安平坑的保修線,上回從對面騎過來,在半山腰折返,這次算是全程接通。騎上電塔,北望平原景色,天空烏雲密佈,仍有一道天光穿透,灑在熟悉的市鎮上,駐足塔下,再次為自己的離群之志定位,人世確是紅塵滾滾,我身在其中,又在其外,心緒不免波動飄忽。





        停留半晌,折返下山,試著運用長久以來一直渴望體會的下坡要領,專注,選線,放鬆,移位,偏擺,呵呵,就算做到了這些要領,速度仍不見得提高多少。也許是心裡那道防摔機制不時作動,在危險來臨前,已經下了剎車指令,減速通過了。回到山下,以為此行將以這條半新不舊的山徑做結。不意途中瞥見另一道小橋,有路通往山裡。時間還早,既然來了就順道探訪吧。過橋上坡,突然左轉,出現幾間舊房舍,夾道而立,路底發出幽光,有幾分古樸的世外桃源氛圍,真迷人。原來,這山腳密林裡藏著幾戶人家,有竹林圍繞,遺世獨立,幽靜孤寂。房舍前後錯落,各擁稻埕,房舍老舊,門窗多半深鎖,似無人居,惟中間一戶,牆面水泥猶新,顯然是近幾年翻新或另建,已近黃昏,屋後升起 裊裊炊煙,生活步調仍然停留在數十年前。





        在庭院稍作停留,深怕打擾,轉身欲走,卻在屋前菜園旁發現一條步道,穿過蒼鬱林木,路面潔淨,顯示常有人走動。這條絕美的singletrack, 燃起了我的越野熱情,蹬上坐騎,立刻順路急行,不久路徑一分為二,先取左,繞過幽暗的樹林,經過廢棄工寮,騎上溪畔河堤,看到先前路標所指的土地公廟,獨立河堤外的山凹,綠蔭環繞,環境清幽。繼續前行,又繞回房舍菜園,原來這是這幾戶人家的信仰路徑。再度順路騎下山,過了岔路口直行,兩旁的修竹、喬木,間有一、兩間廢棄的小屋輕輕流過,還驚擾了一位可能正走路回家的老者,直抵砂石場旁,路徑才被泥沙掩覆。越過砂石,穿過停放一旁的重機具,才接上柏油路。至此這場山腳下單線林道小冒險才告一段落。回到大馬路時,天上的烏雲終於承接不住水氣,一瀉而下,頓時大雨傾盆,眼前景物一片迷濛,豆大的雨滴打在臉上,都發疼了呢!  呵呵! 疼得好! 雖然全身被雨水浸透,內心卻狂喜不已,這雨水讓我覺得真真實實地活著,痛快呀! 這是老天爺最好的獎賞……

 




        寒溪四方林保修山徑
        探完安平坑隔日下午,改到四方林探騎。地圖上顯示有高壓電塔經過打狗溪東邊山丘,想必一樣有維修便道連結。果然,在打狗溪東側河谷山邊的某個小墓地旁,找到一條漂亮的山路,沿著溪澗蜿蜒上山,路面像是用機具開鑿,寬度相當一致,很平整,看了真令人心動!  (我稱之為新路)才一會兒功夫就連騎帶推帶扛抵達鐵塔所在,另一側還接上另一條山徑,順勢下探,路徑稍窄,坡度更陡,間有碎裂礫石,顯然是舊路,通往另一側溪谷。了解路狀後折回,循原路下山。
 





 
 
        回到山谷平地,再往南邊騎,邊騎邊找,果然在一片竹林旁找到另一條路徑。這條路徑屬新路,中間有極其緊湊的之字形迴彎,山頂有段不短的平緩路線連接兩座電塔,遠端一樣有條舊路下山,但欠缺維護,路狀不佳,幾乎難以騎行。回程時特別在意那道之字形迴彎,第一道順利通過,第二道試了好幾回仍然無法過關,這正是我的越野技術盲點所在,是日後努力琢磨的重點。






        回到山下再度往南,路底有道鐵門,裡面養了狗,擺明了不歡迎訪客。撿鐵門前的小徑騎上山,是舊路,連接另兩個鐵塔,這回,遠端的路線反而是新路,平整明淨,我一股腦兒往前溜,興奮地衝下幾道急坡,最後一道急坡陡下之後立即陡上,穿出樹林,天地豁然開闊,另一邊的山谷近在眼前,腳下是片茶園, 園裏立著一棵枯木,一隻大冠鷲正從樹頂拍動翅膀滑向山谷,園旁的路徑轉成雙線林道,有人工護柵旁立,已經很接近人煙了。我試著辨識方位和地名,確定這是香格里拉西面山谷,不過並未沿路下山。相較於這種寬闊的林道,我更喜歡林中穿梭的小徑,即使扛車推車也不要緊。於是,瞧了山谷最後一眼,調頭,按原路下山。






        雖然對打狗溪谷不陌生,四方林這處山谷卻是初次造訪,藏在林中的小徑,如此優雅明淨,如此刁鑽迷人,著實讓人驚豔。下了山,回到谷地,有種意猶未盡的悵然,見對面山腳有房舍,刻意騎近流連,發現是幾棟已遭遺棄的住宅,屋旁停著一輛發財車和一輛Jeep Charokee,已經爬滿攀藤,屋前的窗格上掛著可能是屋主以前常聽的收音機,現已銹跡斑斑。散置屋側庭院的桌椅用品,仍可看出生活的痕跡,好像屋主才出門不久,隨時可能回來。也許,他(們)未曾離開,一直都在,呵呵!









        前日的安平坑舊房舍,今日的四方林,好像傳遞了一個共同的訊息: 人們的生活已經逐漸遠離自然;或著,現代人已難再忍受山林野地孤寂的生活。也許這也是為什麼過慣了文明生活的我,不時不斷地往山裡跑的原因之一。我太需要野溪、大地、山林、鳥獸的撫慰,好讓自己不會遠離生命的泉源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尋找新格線(singletrack),尋找生活靈動的泉源…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